这样一个国家要么过于顺从,要么过于咄咄逼人

这样一个国家要么过于顺从,要么过于咄咄逼人 热门话题

2021 3月,《日美2+2联合声明》首次提到台湾。2021 7月,日本外务省副大臣麻生太郎也公开表示“日本和美国必须共同保卫台湾”。

该提案还提出了未来五年国防支出翻番的计划,并提出军费支出占GDP的比例应从1.24%提高到2%。如果这一目标得以实现,将相当于日本实现政治正常化和军事实力的重要一步。

日本也在加强与北约国家的合作。

日本和英国签署了一项新的防务协议,即互惠准入协议,这将深化两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合作。

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两个发起者,日本和德国之间的关系也在逼近。这两个国家正在利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冲突增加军费开支并扩大军备。他们被压制的军事潜力正在打破封印,他们的野心也将随之扩大。

作为“北约的忠实伙伴”,岸田文雄首相将出席本月底的北约峰会,并将考虑在峰会期间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领导人举行会谈,以宣传“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概念。

日本所做的一切都围绕着它成为一个正常的大国和一个世界政治和军事大国的目标。然而,与美国一样,日本没有试图加快自身的发展,而是希望遏制邻国的发展。

日本野心的最明显表现是右翼对“核共享”问题的猜测。

日本的变化也是世界进入巨变世纪的现象之一。

过去一个世纪以来,世界的变化开始加速。日本感受到了危机和机遇。他感到既紧张又不安,又兴奋。

这种矛盾心理不仅与复杂的国际形势和发展趋势有关,也与日本特别复杂的民族心理有关。

作为一个岛国,日本长期严酷的自然条件和生活环境形成了其独特的岛国心态。《菊花与刀》深入而全面地研究了日本社会文化,剖析了日本人的多重矛盾性格,对日本人的心理有着经典的描述:日本人有礼貌但傲慢;他们极其固执,但很容易适应激烈的创新;他们性格温和,但不容易服从上级的控制;他们忠诚而慷慨,但他们叛逆而充满怨恨;他们勇敢但懦弱。

战后美国对日本的殖民教育非常成功。70年来,日本一直是美国在西太平洋的战略支点,但它并没有失控。日本的主流精英和主流文化仍然对美国整体听话。这与美国人充分了解日本民族性格后采取的措施有很大关系。美国已经抓住了日本的一个核心特征:敬畏强者,但不道德。与其说是日本对美国的忠诚,不如说是日本对于最强国家的恐惧和依恋。

日本民族心理的复杂性也表现在几个方面:

虽然日本是一个亚洲国家,但自100多年前离开亚洲进入欧洲以来,它就开始了民族西化的进程。一方面,日本习惯于认为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属于西方发达阵营。另一方面,它仍然保留着东亚文明圈的一些特征,形成了日本开放保守的民族心理。

日本是一个经济大国和政治侏儒的矛盾组合。战后,日本经济一度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最高时期,其经济规模达到美国的60%以上。日本的制造业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企业和半导体给了美国一种危机感。

在受到美国的限制后,日本迎来了“失去的30年”。日本房地产和股市的经济泡沫破裂,日本金融和经济遭受严重内伤,制造业开始衰退。但即便如此,日本的GDP仍然是世界第三大,是一个安全的世界经济大国。日本在汽车制造、半导体材料和设备、机床和机器人等领域拥有强大的优势。

二战结束后,拥有战败国地位的日本一直是一个政治侏儒。它没有实现真正的独立和主权完整。它在国际政治中的发言权相对较低,基本上是美国阵营的坚定追随者。经济发展与政治地位的错位也加剧了日本民族心理的内部矛盾。日本的目标一直是成为一个政治大国,并获得与其经济实力相匹配的政治地位。

世界强国的梦想与自然禀赋条件之间的矛盾也反映了日本的民族心理。明治维新后,日本率先实现了亚洲的工业化和现代化,成为亚洲的“世界强国”之一。建立共同繁荣的大东亚,成为亚洲秩序的领导者,一直是日本的梦想。

日本人似乎没有清楚地认识到,日本的自然禀赋是制约日本成为世界强国的弱点。日本只是一个岛国,附近有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大国。日本不具备成为世界强国的自然条件和外部环境。

日本现在是美国的配角,充当美国的棋子。这是日本自然条件决定的命运。无论日本对美国多么忠诚,美国都不会比白人更信任他。此外,基辛格说:“成为美国的敌人是危险的,但成为美国的盟友是致命的。”。这是真的。

冷战开始后,日本长期处于美国势力范围和其他战略部门之间博弈的风暴口。冷战期间,是美国和苏联。现在是中国和美国。日本是这样一个有着成为世界强国的雄心的国家,但缺乏成为全球大国的自然资源,并且一直无法将自己置于适当的位置。

这样一个国家要么过于顺从,要么过于咄咄逼人。一切都取决于它的力量。

元明时期,中日关系开始发生变化。

主动反映不符合日本的民族性格。特别是在军国主义没有得到清算的情况下,日本作为一个整体,不可能积极反思历史。只有在足够的外部压力迫使我们清算军国主义的历史和现有势力时,我们才能进行更彻底的消极反思。

目前,阻止日本结束军国主义的最大障碍是美国的保护和纵容。美国允许日本军国主义继续存在到现在,因为它想借此机会将日本军国论转变为美国控制的军国主义,并在必要时释放笼子。

正是在美国的保护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军国主义并未彻底瓦解。相反,一些重要的战犯在战后被置于重要地位。这类似于美国倾向于重用韩国的傀儡部队,这反映了美国的实用主义哲学。任何易于控制并有助于实现目标的人都可以在没有任何道德约束的情况下被大力重用。我们应该重新利用那些依靠美国军队生存的有政治缺陷的政治力量,并将他们培养成一代又一代习惯于服从美国军队并以最低成本控制这个国家的人。

在美国的支持下,日本军国主义势力正在日本政坛占据一席之地。越来越多的日本政治领导人毫无顾忌地参拜供奉着日本重要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这是延续日本军国主义传统的象征性举措。日本这样做符合美国的战略需要,;同时,它也与国内政治力量的变化有关。冷战后,随着全球政治光谱整体右倾,日本左翼势力趋于衰落,军国主义思潮日益缺乏制衡。自民党的政治倾向将变得更加军国主义,它正在寻找复兴和卷土重来的机会。


1a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思创留学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